关键是分清和认定支持与成败的关系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1-05 06:32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债务纠纷纠缠不清,大多因为责任难以分清和认定。在周妈向袁世凯讨债一事中,关键是分清和认定支持与成败的关系。在袁世凯看来,支持与成功是连带的,虽然你王闿运支持了我,但我却没有称帝成功,你劳而无功,就不应该再要剩下的一半了。在周妈看来,支持与成败是分开的,我只是负责支持,你成功与否,那是你的本事即王闿运当初开价三十万,就是具名劝的价码。那么,谁的理由更加充分呢?显然是周妈。因为如果将劝与进连带起来,那岂不成了三十万买个皇帝当,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?袁世凯想用款项不足搪塞时,事实上已经承认了劝、进分离,自己理亏。

袁世凯还了债,却没有挽回臭名,倒是周妈展示讨债的论辩才华。周妈在与袁世凯的舌战中,始终把王闿运作为筹码让袁世凯心存忌惮;明确区分开劝与进的非连带责任关系,让袁世凯自觉理亏;最后以我们家老王的一枝史笔,让袁世凯不敢妄动杀机,成功地完成了丈夫托付的讨债任务,她也因此被人称作民国第一讨债高手。

被周妈逼到无路可走的袁世凯,只得以杀周妈相威胁。对此,周妈似乎早有准备,对袁世凯点明利害:你先求我家老王,现在不给钱,是言而无信;袁大总统为赖掉十几万块钱,杀一个老婆子,是鼠目寸光;如果欠钱不给还杀讨债者就让我家老王的一枝史笔,使你遗臭万年,是因小失大,你袁世凯就掂量着办吧。周妈虽然没有把话说得这么明白,但意思都在话里了。袁世凯本想把周妈吓住,却偷鸡不成蚀把米,反被周妈顺势将了一军,要么杀我,要么给钱,你决定吧!最终,袁世凯忌惮我家老王的一枝史笔,把钱给了周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