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余下微弱的力气偷偷摸摸地走到厨房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1-02 08:50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凡卡刚刚走出大门,在厚厚的雪地里有一些小黑点,走近一看,是一封信,字迹已经很模糊了,隐隐约约地看到了爷爷的名字,是自己刚发出去的信,凡卡的脸立刻阴沉了下来,继续走着。一天,两天,凡卡的食物吃完了,鞋子也磨破了,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街上一个人也没有,只有白茫茫的雪花,凡卡倒在雪地里,已经是遍体鳞伤了。

嘿,起来小子。凡卡揉揉了眼睛,一盆冷水一下子淋了一身,脑袋清醒过来,身体冻得发抖,睁开了眼睛,老板和老板娘站在他的面前,凡卡很镇定,等待着即将来临的灾难。老板解开皮带,啪啪啪皮带如雨点般陆陆续续落在凡卡微弱的身体上,精疲力尽的小凡卡爬出了大门,倚靠在大树旁,手一搓一搓的,寻求着温暖。

凡卡产生了回家的念头,一个完美的计划在凡卡的头脑里产生了,他忍着疼痛,用余下微弱的力气偷偷摸摸地走到厨房,拿起一袋面包和一件皮袄,走出了大门按着自己模糊的记忆,摸索着去乡下找亲爱的爷爷。